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方河压根不知道这帮姓任的会搞出什么事情,不过他从来都不害怕。

哪怕对方真的能派出什么人来也无所谓,无非就是打而已,当年方河能够将左邦等三位宗师打死,现在他就有实力称雄太川省。

虽然说方河不是那么愿意在这里把事情搞得太大,但其他人也不要把方河逼急了。

还有半个月就开学了,方河还想抓紧时间准备准备去吸收紫府之气呢。

但就在这几天,太川大学的校长受到了威胁。

校长很难受,他在自己家里正安安生生地煮饺子呢,突然就冲进来一帮社会人。

缤纷露着自己的血凤凰纹身,一把大砍刀拍在校长家的桌子上。

“们……们要干什么……”

“老娘要上学,就当们太川大学的大一新生,们学费多少?”

“岂……岂有此理!”

缤纷很不耐烦,她继续吼道:“行了,老娘也不废话了,一个学期十万行了吧。”

大眼睛休闲女仔女孩唯美清新写真

接着缤纷便让手下搬来了一个装满现金的箱子,里面有足足上百万。

“这些就是学费,到时候帮老娘把手续办好,开学的时候我要准时报到。”

随后,缤纷便挥一挥衣袖,没带走一片云彩,校长却被吓得一愣一愣,根本就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缤纷就是这么酷,连想要去上学这件事都办得特别社会。

一路上小弟们都在心想缤纷姐这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突然想着要上学了。

社会大姐大突然拿着砍刀摆着现金说要去上学,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。

估计谁都不敢相信缤纷有一天会去选择上学,难不成她真的认为自己需要一个学历来提升自己的修养?

怕不是如此吧。

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是为了方河才这个样子,然而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,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确定。

在确定自己可以进入到太川大学上学的第二天,缤纷特别开心地去找方河了。

缤纷找方河的理由倒是比较随意,约他出来夜跑!

方河纳闷这个不良少女为什么非得要找自己夜跑呢。

但据缤纷自己说,她就是想要跟着方河这样的高手一起锻炼,以弥补自身的不足。

既然对方都能够提出这种要求,那么方河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拒绝的话,他就同意了。

晚上九点,风情小镇门口,缤纷穿了一身运动衣在那里等待着,虽然没有皮裤那么酷,但她仍旧英姿飒爽。

“为什么要夜跑?”

“因为要变强!”

“可是个修炼者,明明知道夜跑对于来讲已经没什么用了。”

缤纷被这理由说得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复,但是她很清楚,一定要跟方河在一起夜跑才行。

“方神医就带带我吧。”

“好咯好咯,我就当照顾小朋友了。”

在方河眼里,缤纷永远是那个叛逆的小朋友,即便她自己并不愿意接受,可一时半会她是没办法摘掉这个帽子了。

“哼,我会让知道我是个大姐大,不是小朋友!”

“即便是混成掌舵人,依然是十七岁的小朋友啊。”

方河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笑呵呵地领着缤纷出去夜跑去了。

其实一方面缤纷想要向方河学习一下,而另一个方面,她还是想要测试一下方河到底有多厉害。

说测试好像有些过分,更应该是见识见识!

两个人就这样开始夜跑,虽然没有什么比赛,但缤纷心中憋着劲想要比方河跑得快一点,或者想要让方河知道自己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弱。

还没用一个小时,二人就已经跑了五公里,谁都没有大喘气,只是额头微微有些冒汗。

差不多已经到了偏僻的地带,方河感觉差不多了就想着说要回头。

结果还没有回头,就看到前面一阵阴风四起。

明明是大夏天,天空上还有许多星星,怎么会有这种阴风呢?

瞬间,方河和缤纷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周围有灵气!并且是修炼者的气息!

“小心点。”

方河的神情马上便冷峻了起来,他虽然不至于害怕,但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实力比较强横,绝非是缤纷可比的。

阴风停了,在他们对面出现了一个人影,那人影非常孤傲地站在那里,身背一把日式长剑。

看他的衣装打扮,像极了电视剧里出现的那种扶桑浪人。

“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?这人好奇怪啊。”缤纷还在纳闷,但是方河已经意识到不妙。

“来者何人?”方河问道。

那个人缓慢地转过身,阴冷的目光投射过来,仿佛只利用眼神就能够杀人似的。

“扶桑剑客,上衫新之助,前来向方神医讨教。”

“哦,是上衫新之助。”方河摇头冷笑。

缤纷突然惊讶:“什么!!竟然是他!”

哪怕缤纷对修炼界了解得并不多,但她好歹也是个修炼者,况且她混社会时也听说过亚洲十大危险人物榜单。

“这人是排行第八的剑道叛离者!”缤纷马上给方河提醒,生怕方河有些大意而被对方偷袭。

方河自然也听说过上衫新之助,但此刻的他饶有兴致地在脑海里搜索着关于扶桑的剑道流派。

再仔细看看对方的打扮,方河笑道:“阴击流啊。”

在听到方河这么说之后很明显上衫愣了一下:“阴击流……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,没想到居然能够看得出来。”

能从站姿就看出来上衫的流派,方河的眼力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,要知道哪怕是扶桑的武者也不一定能够完全看得出来。

“不论能否看出我曾经的流派,我都会杀了!”

只是看出来而已,上衫虽然害怕但也不至于认为所谓的方神医有多么厉害,最多就是见多识广而已。

“我给一个机会离开,还可以保命。”

方河感觉这个上衫应该不至于那么没头脑。

然而上衫新之助真的就没有看出来自己应该如何去做正确的事情。拔剑,起势,接着便是一声历喝:“叛离者上衫新之助,特来讨教!”

你可能也会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