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李田恢复的差不多了,他就是站起来离开此地。

如今已经快后半夜3点了,李田回到杨嫣然所在的酒店,正常人遇到这种恐怖的事情,必然会离开这里,哪怕不要钱,也是不敢睡在这种地方。

但是杨嫣然在和杨朝夕打电话确认之后,却并没有离开。

当李田来到她的窗外,这家酒店一面窗外是阳台,看到正在安睡的杨嫣然,李田稍微放心一些,正在他要离开的时候。

“李田,是你吗?”

杨嫣然她其实一直都没有睡,她就猜到如果是李田的话,他一定会忍不住回来看看她的,事实证明,确实如此。

李田的动作很轻,按理说,她不应该会发现李田,但是世上还有种心有灵犀的东西,她这一开口,没有想到,还真的就遇到了李田。

“……”

李田犹豫一下,他和杨嫣然不仅一窗之隔,他此刻还是易容后的状态。

“李田,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,你可以不用告诉我…我能够理解,有些秘密不便于公开…”

杨嫣然知道李田要走,这一刻她就把自己想说的话,部说出来。“谢谢你,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,李田,我很感动,再次谢谢你。”

大辫子清纯少女的逃学一日

李田确实为她做了很多,付出了很多,这一刻听到她深情的感谢,李田还是很开心的。

至少你的付出已经到了别人的认可不是,虽然那个吸血伯爵逃跑了,但是,杨嫣然的身上依然有危险提前预知胶囊,哪怕那个怪物斗胆还敢来找事,李田也是可以提前24小时知晓的。

良久。

李田还是说了一句。“早点睡吧,我就住你隔壁。”

“李田……”

听到李田说这种话,杨嫣然顿时心中一暖,甚至那一瞬间都会有种感动到想哭的冲动,太好了,她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,果然是李田,果然是他,是他一直在保护着她。

李田离开了,虽然房间一下子安静了很多,但是杨嫣然的一颗心却一下子被填满。

尤其李田说,他就住在隔壁的时候,那种温暖被保护的感觉,足以感化一些。

如果不是李田这句话,她一定会失眠到天亮。

但是当心放下了,周身都是被温暖环抱,她就是美美的睡去了。

但是第二天,隔壁却没有人,原来李田的能力消失了,他这个分身自然跟着消失了,他的主体在富饶农业园分公司。

杨嫣然觉着李田没有骗她,她去询问前台,前台说昨晚确实有一个外国人订了她隔壁的房间,不过今天早上突然消失了,宛如人间蒸发一般,所有的摄像头都没有看见他离开过。

“哦对了,好像留下一封信,说是给杨嫣然女士的。”

“我,我我,我就是杨嫣然女士。”

杨嫣然甚至着急的把自己的护照直接拿了出来,前台检查过后,就是把那封比简短的信给了杨嫣然。

杨嫣然郑重的接过后,就是迫不及待的来到大唐休息区坐下来并拆开了那封信。

结尾处是——。

字里行间,李田也没有暴露自己的名字,但是这已经足够了,杨嫣然已经知道这就是李田留给她的信了。

今天外面的阳光十分的晴朗,昨晚经历那么恐怖的事情,一般人绝对是今天一整天战战兢兢,但是杨嫣然不同,在她的肩包里面,有李田的那封信,这就给予了杨嫣然绝对的力量。

她自信,并满面笑容的去公司上班。

而李田这边,那种超能力分身术时的奇妙感觉自然消失了。

今天,他一边和朱莲商量着肉食产品广告的投放问题,一边和施静琳一起去看望她那个撞断腿的哥哥。

这可不是普通的骨折断腿,而是粉碎性骨折,且血肉模糊,只能锯掉的真正失去双腿。

所以,开车一定不要喝酒飙车,不然出事了,后悔晚已。

这施有杰还躺在医院里,他已经住院好久了,即便医院的条件非常好,毕竟他也是富二代,但是,他人看起来依然消瘦无比。李田看到他的时候,他脸上还带着刚脱落血痂的伤疤,虽然不是特别大,而且现在的医疗技术也不会留下印记。

但是这不是让这个曾经意气风华的败家子最绝望的。

现在的他双眼失神,麻木,宛如行尸走肉一般。

“你来了?”

看到妹妹施静琳的那一刻,施有杰还是露出一丝丝微笑的,手足情深,哪怕他再混账,自己的妹妹,他还是有感情的。

可是当他注意到漂亮妹妹身边的那个李田的时候,他本就消瘦麻木的脸,顿时更加难看起来。

“谁让他来的?你是不是来取笑我的?你现在成功了,成了大老板了,还把我唯一的妹妹骗到手,李田,你是不是很得意。”

这个施有杰直接怒了,他对李田一直有偏见。

最初见面的时候,他就觉着李田是个乡巴佬。

后来他变成了这幅模样,而李田却节节攀升,他也不傻,妹妹施静琳从来没有带男人回来过,而如今她几乎一直跟着李田。强烈的落差感,加悲愤和嫉妒,让他面容扭曲。

“我告诉你,你不要得意。人都有倒霉的时候,李田,我等你倒霉的那一天,说不定你比我还要惨。”

这番咒诅的话,如果是这施有杰还健康的时候,开着跑车,带着漂亮女网红居高临下的说出来,李田或许会生气。

但是他现在,真的很惨,双腿都截止了,后半生几乎只能做轮椅了。即便现在高科技,可以做义肢,但是假腿又怎么可能和真腿一样?

以前他的夜生活就是开跑车,肆意消费,引的无数拜金妹子尖叫,但现在,开车几乎与他无缘了。

“你说的对,人都有倒霉的时候,我李田也不是什么超人,真到倒霉的那一天我也只能坦然接受。”

李田没有生气,只是平淡的说出这番话来。

“滚!滚出去,我不想看到你…”

李田的这种态度,反而更加让他生气,搞不懂,老天爷为什么要偏袒他这种土老冒,他施有杰不才是人中龙凤?不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子吗?

他还不到30岁,他实在是无法接受后半生不能够像以前那么潇洒,只能够坐轮椅的人生。

你可能也会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