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徐妻子烧的西陆菜果然别具一格,里面让天阳印象深刻的,是一道用整块肉排进行煎炸,然后在上面淋上酱汁的菜。

一口咬下去,口腔里被肉的芬香的酱汁的美味填满,味蕾得到前所末有的满足。

吃过饭后,老徐说要承包洗碗的工作,天阳很奇怪,难道老徐家没有洗碗机?

“我也来帮忙吧。”少年自告奋勇。

老徐挥挥手:“一边玩去,哪有让客人洗碗的道理,等你徐哥洗完了,再跟你继续聊聊神孽的事。”

天阳只得作罢,在客厅跟小麦玩了一阵子。

半个钟头后,老徐洗好走出厨房,脱了围裙,对天阳打了个眼色。

两人来到阳台。

已经是夜晚,上城区的灯火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璀璨。

老徐很少有的拿出一根烟,点燃咬到嘴里:“神孽物种长得都不太一样,经过这几百年的梳理归类,人们大致把它们分成几个种类,以及归纳为三大特性。”

天阳来了兴趣:“神孽物种都有什么种类?”

老徐吐出个烟圈:“最常见的是兽形种,这种神孽有野兽的特征,智力低下,对付起来比较容易。”

清纯和服少女对你笑

“还有就是有翼种,这种神孽都长着翅膀,它们的能力也大多数在翅膀上。有翼种对付起来较为麻烦,特别是里面一些可以飞上高空的,很是让人头痛。”

天阳把它们默默记下。

“另外,比较危险的是类人种,它们拥有接近人类的形体,这些家伙很狡猾,而且是天生的指挥官。”

“最后是禁忌种,不过这种神孽,你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撞上。它们是神孽里强大的个体,每一个都拥有专属的代号。”

“这些禁忌种不是被四大教派捕捉,并封藏在了某个重地里,就是生活在自己的地盘中。几百年来,没听说过禁忌种乱跑的先例,除非有人侵入它们的领地,否则不可能跟它们接触和交战。”

天阳好奇地问:“禁忌种有多强?”

老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:“四大教派给禁忌种做了个排名,排名最末的那一只,据说干掉过4名职级6以上的升华者。”

“事实上,禁忌种的排名,就是根据它们的战绩来决定的。”

天阳倒吸了口冷气。

职级6?

那种等级的强者,至少也有王良一的水平吧?只要想想,像王良一那样水准的高手,还给禁忌种干掉。

而且这还是排名最末的实力,光是想想,天阳就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老徐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也不用太担心,一来禁忌种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领地,二来职级6只是中上层次的升华者。到了职级7以上的层次,就完不是职级6所能够想像得到的,我们高职级强者,完可以战胜那些排名靠前的禁忌种。”

“不然的话,光是建造堡垒,也无法阻止神孽称霸这个世界吧。”

天阳的呼吸才重新变得顺畅起来。

少年平复了下心情,继续问道:“那神孽都有些什么特性?”

老徐挠挠头;“就有所知有两个,一是神孽不死特性;二是,这些东西,哪怕是兽形种,也天生具备操控能量的手段。”

天阳身一震,第二个特性倒也罢了,可第一个特性也太霸道了吧!

“你是说,神孽杀不死?”

老徐哈哈一笑:“吓到了吧,当年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,也是跟你一样。不过你误会了,并非说神孽物种杀不死。”

“它们是可以杀死的,但是,它们的异神细胞无法摧毁。那些东西在神孽死后仍然会残留下来,通过多种方式寻找新的宿主并与之结合,从而创造新的神孽。”

“所以每过一段时间,那些周边有着神孽巢穴的城市,都会定期对其进行扫荡。尽管这样很难完消灭神孽,可别忘记,细胞是可以分裂的,没有人知道,一个异神细胞具体能够分裂多少次。”

“因此,只能通过这种办法来抑制神孽物种的繁衍速度。值得庆幸的是,这些东西虽然杀不死,但种群的扩张不是很快。”

天阳摇着头道:“真没想到,神孽居然会有这么棘手的特性。”

老徐掸了掸烟灰:“那可不,而且神孽的第二种特性也挺麻烦的。它们的身上都有能量腺以及发光器官,那些东西让它们天生能够操控能量,毫不夸张地说,神孽就是天生的元素之心。”

“一旦它们形成气候,哪怕都是兽形种,也会非常麻烦。”

天阳用一种敬佩的眼神看向老徐:“神孽虽然叫我意外,但老徐你知道这么多,我也是大吃一惊。”

老徐干笑了两声,摆着手道:“别别别,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我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厉害。只是以前有几个‘万灵教会’的信徒到过擎天堡,我偶然听他们谈起神孽物种,才知道这些信息而已。”

“万灵教会?”天阳奇道,“我还以为这世界上,只有四大教派。听你这么说,还有其它教会存在?”

老徐嘿嘿笑道:“意外吧,四大教派只是广为人知而已,但事实上,确实有其它一些小教会存在。像这个万灵教会,他们相信万物有灵,并且一直从事着神孽的研究,想从里面找到跟神孽的共存之道。”

“虽说想法有点天真,但不可否认,他们对神孽的了解,比其它堡垒和机构要深入得多。”

天阳听得有些向往:“真希望有机会可以向他们请教。”

老徐认真地打量着少年:“会有的,总有一天,你会离开擎天堡。到时候,你会看到这个世界,远比你想像之中广阔。”

“荒野无比危险,却也异样美丽。”

天阳听得眼睛一亮:“你也看过《荒野漫游》那本书?”

老徐愣了下:“不会吧,这书都是十几年前的,你居然也看过。”

说着,两人同时笑了起来,颇为遇到知己的感觉。

时间不早了,天阳告辞离去。

少年独自来到停车场时,突然,他停了下来。

停车场里光线充足,但仍有一些角落存在着阴影,在那其中一片阴影里,天阳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。

有一只脚从阴影里踩了出来,尽管对方大半个身体仍在阴影里,可天阳却知道,那是何必。

这个男人终于出现了!

天阳调整情绪,假装不知情,朝自己的电磁机车走去。

何必就在机车附近的阴影里。

天阳来到机车旁边时,何必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:“已经跟雇主联系上了,不过对于当面\交易的事,对方表示需要时间考虑。”

天阳跨上机车,垂下头低声道:“最近我要出趟任务,可能过一段时间才回来,想办法把交易时间拖到我回来为止。”

“这可有点麻烦,我尽量吧,但不能保证,所以你最好赶紧回来,说不好交易的日子就在这几天。”何必说完,退回了阴影里,气息远去。

天阳轻轻呼出一口气,再抬起头,眼神坚定。

发动机车,少年离开了停车场,返回自己的公寓。

第二天,少年接到通知,他的实物奖励发送下来了,名为掠食者的长剑现在已经送到了队舍。

天阳一下子兴奋起来,三两口吃完早餐,就开着车直奔夜行者总部。

来到队舍,空无一人,只有两个负责日常打扫的女兵,看到天阳均行礼问好。

天阳不乏礼貌地打过招呼后,径直来到自己的房间。

果然,房间的长桌上,摆放着一个长形的手提箱。经过生物检测并确认之后,手提箱的机关锁啪哒一声打开。

在盖子弹开一条缝隙的时候,天阳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且凶猛的气息,从箱子里流淌出来。

就仿佛,那箱子里面藏着什么危险的生物一般。

天阳深吸了口气,将箱子完打开。

漆黑的箱子里,平放着一把灰白色的长剑。

天阳咦了声,流淌着如同凶物般危险气息的,竟然是这样一把看上去有些普通的长剑。

它的造型很经典,是标准的单手剑外形,一只手就可以轻松拎着它挥舞。

无论造型还是长度,都合乎标准,正因为标准,所以才显得普通。

本来天阳以为,名为掠食者的它,会拥有更加别致的外观。

而且,它的材料看上去不像是金属,反而像是用骨头制作的。当少年的指尖轻轻在剑身上抹过时,它就确定了这一点。

没错,它果然是一把骨剑。

通体灰白的它,剑柄上缠着一圈圈暗红色的纹路。这些纹路呈凸起状,因为色泽的缘故,看着总让人感觉像是一条条缠着骨头的神经或血管。

不仅危险,而且诡异。

天阳留意到,在手提箱的旁边,有一个面板。他在面板上轻轻一点,就激活了一个说明界面。

掠食者,以黑暗子民深渊潜伏者的骨刃,以及捕食肌为主要素材,结合其它特种材料锻造的素材兵器。

掠食者拥有常规的单手剑形态,以及异化的鞭剑形态。请注意,在鞭剑形态时,掠食者将会启动捕食功能。

通过深潜者的捕食肌,在每次攻击时能够吸收目标的血肉精华,并将之转化成掠食者专用的能量。

当能量充足时,切换成单手剑形态,可消耗所有能量发射死亡射线!

注:不准吐槽老子的命名艺术,除非以后你不想拿到素材兵器了!——顾泯



你可能也会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