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生帝木之下,徐无上的脸上毫无半点波澜。

她缓缓落下一子,“你如何知晓的!?”

一句话,却仿佛印证秦轩所言。

不论是太始伏天,还是何韵,还是斗战,秦昊等人,每一人,实际上,都在天道之下,而非在天道之外。

如今,看似每一人命格难测,天机混沌,更不受天道管辖,实际上,都只是假象罢了。

是徐无上,让所有人都想要看到的这番假象。

看到他秦长青身遭之人,皆不在天道内,如应其所书天道规则。

秦轩淡淡道:“我在修真界时,在与你提及这一场交易之时,我便知晓了!”

徐无上手掌微微一顿,她望向秦轩,却并未出声。

“因我清楚天道,也更清楚,凭你,书不了这样的规则!”

“我秦长青,可不在天道内,但我秦长青身遭之人,不受天道掌控,这一条规则,本就是镜花水月。”秦轩落子,“我秦长青身遭之人,不知多少,而身遭之人的身遭之人,又有多少?”

“你徐无上身融天道,但,你不是天道,你只是能够动用一部分天道之力的意志罢了,相当于修正天道不足之处,或者天道在这世间的代言之人。”

钢琴与美女

秦轩拿起一旁的天酿轻抿一口,“真正的天道,乃是整个仙、凡、冥,这等之力,甚至在于第五帝界之上,而你徐无上如今哪怕是炼化了前古遗留,也不过是第三帝界罢了!”

“从仙界之初至今,身融天道之人不止一位,但却不曾有一位,能够彻底掌控天道。”

“随着仙界愈发完整,天道便也就愈加强大。”

“而你徐无上所拥有的力量,不可能做到让百万,甚至更多仙都不受掌控。”

秦轩平静的话语,却让徐无上的神情之上不曾有半点变化。

“你能做到的,只是书写规则,让我一人不受天道掌控,而这种规则,你却是不可避免的,昔日我帝念仍在,能够清晰感受到你所书写的天道规则是真是假。”

“而且,我自时间长河之中归来,本就脱离了一部分天道掌控。”

秦轩等待徐无上落子后,再次落下一子。

“所以,在你提及将帝念交易时,你就在算计于我!”徐无上淡淡道:“你明知是假,却装作信以为真的模样,便是为布这个局!”

秦轩一笑,“你我谁也不曾说谁,你蒙蔽于我,不也是布下了一个局!”

“太始伏天是一,陆天澜是二,连耗我两大无敌法,唯独那第三无敌法,我前世尚且都不曾施展过,我也有意在记忆之中抹去,你知此法,却也不知此法。”

“如果我所料不错,你接下来,便是想要一看我第三无敌法的真容了!”

徐无上望着棋盘,淡淡道:“我为天道,当定天下棋局,众生为子,哪怕是大帝,在我眼中也是相同。”

“你既然已经猜测到了,不论我说是与不是,你都不会相信!”

徐无上望着棋盘,“这盘棋,明明可以继续下下去,你却偏偏掀开了棋盘。”

“你与我言这些,揭破了一切,又如何?”

秦轩却是静静道:“告诉你一件事罢了,我如今混元第六境,手中已无第一,第二无敌法,或许,那第三无敌法也是子虚乌有的。”

“你想要杀我,唯有在此时,等我成帝,乃至于半帝之后,哪怕是我不动无敌法,凭你如今之力,也杀不了我了!”

“给你一个机会,赌一场生死!”

徐无上猛然抬头,她望向秦轩,四周隐隐有天地之力早已成域,彻底封锁了这一方。

“我杀不了你,你不在天道内!”

“但徐家可以,太始家可以,九幽家也可以!”

“你若开口,一位第三帝界的大帝,或许都可以将我葬灭在这不朽帝岳之上!”

秦轩仍旧未曾抬头,“只有这一次机会,错过了,那便错过了!”

徐无上一双眼眸死死的凝望着秦轩,忽然,她嘴角一挑,“你最重视身边之人……”

秦轩手中之子戛然湮灭成无,“你最好莫要动这些心思,前世我因此斩天道台,这一次,我便不仅仅是斩天道台了!”

“你若不能杀我,动我身边之人,便是彻底与我对立,而我将会做什么,你甚至都无法推测的到。”

“我这一生所求无憾,哪怕是一人之陨,我道将断,将无法再破三千幻世境,也就是说,我此生彻底再归虚无。”

秦轩淡淡道:“这种后果,你承受不住,这个仙界,也承受不住!”

徐无上死死的望着秦轩,忽然,她一笑。

“不错,你秦长青未死,便动你秦长青身边之人,这简直太蠢了!”

秦轩重新凝聚一子,道:“决定吧,你只有这一个机会!”

徐无上望着秦轩,“你凭什么以为,我偏要杀你!?”

“你未必是想要杀我,或许,你只想证明一件事!”

秦轩这一句话,让徐无上微微一怔。

秦轩终于缓缓抬眸,望向徐无上,“看来,结果已定!”

“你输了!”

他落下最后一子,棋盘之上,他胜过徐无上整整一子。

秦轩微微一笑,“徐无上,你想要证明的,已经有结果了!”

“你根本,不敢杀我!”

秦轩望着徐无上,眼中如有无尽狂骄。

“哪怕是刀在我颈,哪怕是如今我给你机会,你也不敢!”秦轩的话语让徐无上那一双眸子微震。

“我不妨与你直言,第三无敌法,我不会轻易动用,也不能轻易动用,哪怕是死!”

“我如今,只是混元第六境罢了,你若想杀我,这便是你唯一的机会!”

秦轩望着徐无上,微微摇头,“可惜,你却把握不住!”

在这一刻,秦轩体内的回天溯命法彻底消散,其修为,恢复到了混元第六境巅峰。

“徐无上,你虽融天道,号至高,但你终究,却也是人心罢了!”

“你从不愿意承认的是,你心中,也有畏惧!”

秦轩静静的望着徐无上,“前世,你不曾畏惧我,哪怕是我斩天道台,在前世你的眼中,我是足以为仙界续路的希望。”

“哪怕是,你看到了我的末路,也不愿意放弃的一缕希望!”

“但便如我所言,你终究不是前世的徐无上,她认识的我,也不是你认识的我!”

秦轩那一双眼眸深邃,浩瀚,“我之所以昔日在修真界,以帝念相换,明知是假,亦作以为真,不过是想要一窥这一世你徐无上罢了!”

“我的局,已成圆满!”

“棋既已胜,又何必在乎,这所谓的棋盘!?”

音落,但见那桌上棋盘,烟消云散。

你可能也会喜欢: